<menu id="ygeuk"></menu>
  • 網站主辦方:中國睡眠聯盟、全國衛生產業企業管理協會睡眠產業分會

    熱門搜索:床墊

    你的失眠,別人的千億大生意 (2021-04-07)

    發布時間:2021-04-07 09:22:26

      
    2019年11月,青島,消費者在展會上參觀進口乳膠寢具展示。 (視覺中國/圖)
     
    全文共3580字,閱讀大約需要8分鐘
    • 2020年我國睡眠經濟市場規模超過2600億元,有望于2024年突破5000億元。從細分領域來看,枕頭、床墊、助眠香薰燈等器械用品的消費金額約占70%,保健藥物約占20%,睡眠App占10%。

    •  

    • 對大多數人,尤其是失眠嚴重者,褪黑素沒有促睡作用。如果把褪黑素當作“安眠藥”長期大量服用,可能造成肝功能損傷。

    •  

    • 睡眠屬于人類大腦的問題,科學界對失眠的機制機理尚未完全研究清楚。任何“網紅”助眠產品,如果聲稱100%緩解失眠,肯定是騙人的。

     
    本文首發于南方周末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文 | 南方周末記者 崔慧瑩
    南方周末實習生 秦思晶
    責任編輯 | 馬肅平
     
    吃顆褪黑素,點燃香薰燭,擺正乳膠枕,戴好蒸汽眼罩……對今年23歲、剛從四川音樂學院畢業的陳馨(化名)來說,睡覺前的準備工作,是一種頗有儀式感的享受。
     
    從某種程度上說,她很依賴這些被收納在床頭小鐵籃里的助眠“神器”——熟悉的香味跟觸感在身邊,“營造了一種安全和放松的氛圍,讓我感到睡在屬于自己的地方,才能睡得著”。
     
    為一夜好眠,平均每個月陳馨要花200-300元左右來“續命”——改善睡眠的保健食品褪黑素占了一大半,幾元一片的蒸汽眼罩、約30元一罐的香薰也要隨時補充。
     
    在中國,像陳馨一樣的失眠患者或追求優質睡眠的人群,正在撐起一片千億級規模的“睡眠經濟”市場。中國睡眠研究會公布的《2020年中國睡眠指數報告》(下稱《指數報告》)顯示,2020年,67.4%的受訪者購買過足浴盆、助眠枕、睡眠儀、褪黑素、蒸汽眼罩等網紅助眠產品。
     
    但調查顯示,有52.8%的消費者認為,即使用了網紅助眠產品也沒有效果,仍睡不著,甚至有10.1%的人認為使用之后更難入睡。還有消費者認為,高價購買網紅產品是“用焦慮治療焦慮”,潛在的副作用可能更不利于睡眠和身體健康。
     
    “睡眠經濟的市場上模仿抄襲成風,導致渾水一片,從來不缺概念、不缺用戶,但缺乏行業標準。哪些東西能真正改善和提高我們的睡眠質量,需要有靠譜的機構來進行科學分析和研究,讓百姓放心消費、明明白白消費。”全國衛生產業企業管理協會睡眠產業分會執行會長汪光亮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2

    “困”中生意來

     
    “我們總說睡眠重要,但用什么樣的工具、方法或技術,能有效提升和改善睡眠質量?”從2002年進入睡眠行業,近20年里,學醫出身的汪光亮深感創新產業支撐對睡眠健康的重要作用。
     
    受近十年來東南亞旅游熱潮影響,乳膠枕、乳膠床墊在國內掀起了第一波“助眠”產品熱潮。相比傳統彈簧床墊和枕頭,由天然橡膠樹汁制成的乳膠床品,不僅沒有噪音震動,還能抗菌防螨,蜂巢狀的結構使支撐更加舒適,受到消費者熱捧。
     
    “但市場上的產品質量良莠不齊,生產工藝將決定乳膠的質量,比如天然乳膠的含量、清洗工藝是否達到3次或以上、檢測過程是否嚴格等。普通消費者很難通過肉眼或者手感來分辨。”全球知名乳膠品牌鄧祿普(Dunlopillo)中國區銷售總監王忠魁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中國已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床墊消費市場,但行業集中度低,產品仍以偏低端的彈簧床墊為主。
     
    以乳膠床品為代表,一個天然乳膠含量在93%以上的乳膠枕,市場價格至少百元以上,但如果在天然乳膠中混入更高比例的化學合成乳膠,成本可降至幾十元。
     
    在產品宣傳頁面中,各品牌產品的營銷文章近乎千篇一律,重點對乳膠枕改善睡眠質量的效果、天然乳膠的含量、產地及工藝等進行宣傳。但業內人士認為,大量李鬼冒充李逵的產品正在擾亂市場秩序,其潛在的健康隱患,如致癌物超標等,可能給兒童、孕婦等特殊人群造成更高風險。
     
    類似營銷過度的故事,也出現在香薰精油、睡眠儀器等領域,但混亂的市場秩序并沒有影響市場潛力進一步釋放,與睡眠相關的企業呈現爆發式增長。天眼查數據顯示,2016年到2020年,有超過2200家與睡眠相關的企業成立,這些企業的產品主要聚焦于床品、眼罩、助眠保健品、保健儀器、以及助眠App等。
     
    除上市公司喜臨門家具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夢百合家居科技有限公司等床墊行業龍頭參與外,睡眠經濟藍海里也少不了科技、快消行業巨頭的身影。三星、科大訊飛、亞馬遜、蘋果等科技公司相繼推出睡眠監測手表、手環等儀器,甚至蒙牛、可口可樂、娃哈哈等飲品巨頭也推出助眠功能飲品來吸引年輕消費者,功效尚未可知,但賺足了關注與噱頭。
     
    在手機應用市場,還有睡眠助手、潮汐、蝸牛睡眠、Now冥想、小睡眠等眾多App。公開數據顯示,誕生于微信小程序的小睡眠App,截至2018年9月累計用戶已超過5000萬,而比其成立更早的蝸牛睡眠,在2019年度已有超過6000萬用戶。
     
    這些軟件通過對睡眠監測分析、提供“白噪音”(大自然的雨聲、海浪聲等)、“腦波音樂”(各種低頻音樂,可使人身心放松)、“ASMR音樂”(譯為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可指輕聲低語、撫摸、觸碰、敲擊物體發出的聲音)等助眠音律,成了不少用戶的睡前陪伴品。
     
    對于當前比較流行的助眠音樂療法,尹國平持較為樂觀的態度。“有些音樂可以提高睡眠效率,還可以增加記憶力,有一定的科學依據。”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section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letter-spacing: 0.544px; font-family: -apple-system-font, BlinkMacSystemFont, "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yahei",="" arial,="" sans-serif;=""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overflow-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3

    賣概念,還是真有效?

     
    “現在市場的容錯機制比較多,糾錯的機制還相對缺乏。”汪光亮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睡眠經濟產業分布在家具家居、醫療器械(按摩儀器)、保健食品、藥品等各個領域,評價各類睡眠相關產品的科學功效,建立規范化的行業標準,是重要卻異常艱難的課題。
     
    對任何行業來說,獲得用戶信任都是產業發展壯大的核心要義。但目前的睡眠經濟市場,卻面臨著叫座不叫好的困境:產品噱頭不少,但科學證據支撐不足,消費者滿意度不高,最終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倉稻”。
     
    “在市場競爭下,企業不宣傳,產品就賣不動,但如果夸大效果,又要踩紅線,如何把握尺度,也特別難,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市場監管的日益規范化和透明化。”汪光亮說,睡眠經濟行業當前仍處于發展探索階段。
     
    事實上,市場上的一些助眠產品,如睡眠儀、睡眠噴霧、睡眠眼罩等都沒有足夠的臨床研究證據,亦不能作為常規的輔助治療失眠的方法。
     
    “睡眠本身就很復雜,它屬于人類大腦的問題,科學界對失眠的機制、機理尚未完全研究清楚。”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第六醫院院長陸林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任何“網紅”助眠產品,如果說能100%緩解失眠,肯定是騙人的。
     
    市面上不少睡眠儀自稱利用脈沖電磁場療法等方式改善睡眠,但在陸林看來,類似產品的原理與按摩相似,都是使人感到放松,心情平靜后產生睡意,“有人通過練瑜伽、喝牛奶、聽些音樂的方式也能達到效果,關鍵要適合自己。”
     
    香薰精油類產品,目前也沒有令人信服的科學研究證明其功效,但其香味有可能像安慰劑一樣,使人放松后更易入睡。“但薰衣草也好,艾草也好,燃燒以后產生的到底是什么成分,會引起怎樣的效果,目前還不清楚。”尹國平說。
     
    “假設花5萬塊錢買了一臺睡眠儀,會不會焦慮得更睡不著?”陸林開玩笑說,任何助眠儀器的效果都是相對的,如果個人感到有效果,嘗試使用一些網紅產品也無礙,但需要注意產品不能傷害身體健康,也不要帶來過重的經濟負擔。

    最新国产免费AV片在线观看
    <menu id="ygeuk"></menu>